七夕的萤火虫,还能为我们点着童年那浪漫的灯吗?

  • 日期:08-27
  • 点击:(1053)


  

  

  近些年的七夕--我国的情人节里,为制造情人相会的氛围,一些商家设立了放飞萤火虫的节目。那些萤火虫可不是“轻罗小扇扑流萤”扑而得来的,而是人工饲养。世事变化之快,真令人不禁感喟。

  想起有年夏天,在美国普林斯顿一个社区里,我和一对来自上海的老夫妇聊天,都是来看望孩子的,便格外聊得来,家长里短,上至天文地理,下至鸡毛蒜皮,聊得兴致浓郁,竟然忘记了时间,从夕阳落山到了繁星满天时分。

  那时,我们坐在一泓小湖旁边的长椅上,面前是一片开阔的草坪,一直连到湖边。当夜色如雾完全把草坪染成墨色的时候,抬头一看,忽然看见草坪中有光一闪一闪在跳跃,再往远看,到处闪烁着这样一闪一闪的光亮。由于四周幽暗,那一闪一闪的光显得格外明亮,最开始的感觉,它们是上下在跳,高低不一,但跳跃得非常有节奏,仿佛带着音乐一般,让人觉得有种置身童话世界的感觉。

  起初,我没有反应过来,那光亮是什么东西,感到非常惊讶,竟然傻乎乎地叫道:这是什么呀?

  老夫妇去年就来过这里,早见过这情景,已经屡见不鲜,笑着告诉我:是萤火虫。

  我不好意思地对他们说:我都有好几十年没有见过萤火虫了。

  他们连声道:是啊是啊,在我们的城市里,已经见不到萤火虫了。

  

  想想,真的是久违了,我以前看见萤火虫,还是童年,住在北京胡同里的时候。算算日子,至少有五十年的光阴了。

  那时,我住在一个叫粤东会馆的三进三出的大院里,在花草中和墙角处,不仅能见到萤火虫,还能听得见蟋蟀、油葫芦和纺织娘的叫声。夏天的夜晚,满院子里疯跑捉萤火虫,然后把萤火虫放进透明的玻璃小瓶里,制作我们自认为的“手电筒”,满院子里疯跑,是我们孩子最爱玩的游戏。

  如今,在北京,不仅这样的四合院越来越少,就是有这样的四合院硕果仅存,孩子们也再见不到萤火虫,玩不成这样的游戏了。如今的城市,有霓虹灯和电子游戏,比萤火虫的闪烁要明亮甚至炫得神奇,但是,那些毕竟是人工的,不是来自大自然的光亮。如今,童话般的心理感觉和视觉冲击,往往来自电脑制作或三D电影。

  

  其实,对于孩子,乃至成年人,那种童话般的感觉和感动,更多的应该是来自大自然。越来越高科技、现代化的城市,隔膜住了大自然,让我们远离了大自然。

  曾经伴我们儿时游戏的萤火虫,如今被发现了身上具有的商业价值。是什么让它们具有了商业价值?城市赶走了它们,再把它们请回来的时候,它们就摇身一变。这样坐着飞机千里迢迢而来的萤火虫,不再是我们的朋友,而成为了我们花钱买来的商品,放飞的还是以前我们曾经拥有过的童话感觉或浪漫感觉吗?

  想起法国作家于.列那尔写过的一首题为《萤火虫》的散文诗,只有一句话:“有什么事情呢?晚上九点钟了,他屋里还点着的灯。”

  如今,他屋里还能够为我们点着灯吗?

达到当天最大量